wvrux
风险代理
债权债务
人身损害
刑事辩护
经济仲裁
建筑工程
常年顾问
 
深圳邓屹律师
湖南刘海平律师
深圳杨程律师
地区首席律师
贵州曹庆勇律师
 
 
“再见,毛泽东思想”
2012-11-6  

                             来自网络。作者不详

    最近,新华社发布的一条消息引起各种猜测,那就是行将提请十七届七中全会讨论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如此表述:“全党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攻坚克难,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短短90多个字,将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编织进去,独独没提中央政权缔造者毛泽东的思想。如此大的动作,外界纷纷猜测诠释其用意究竟何在。

    为什么要对毛泽东思想说“再见”?

    自1945年中央七大将毛泽东思想确立为中央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以来,毛思想一直被奉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经典,供在中央的神坛上。即使对毛腹诽颇多的邓小平,表面上也敬奉如仪。胡锦涛在第一个任期曾想将“延安精神”纳入治党理念。即便是目前被一些海外媒体塑造成改革意识极强的习近平,今年9月1日在中央党校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仍多次提及毛泽东及其思想。

    为何才过去一个多月,中央高层就来了一个华丽大转身?推根溯源,当然是薄案惹出来的事。我在今年5月发表的《北京“倒薄”遇到的意识形态陷阱》中谈到,北京今年在“倒薄”事件上,不像当年江泽民处理陈希同、胡锦涛处置陈良宇那样,罪名一经公布就百鸟噤声。虽然胡也师法“文革”故伎,让官员层层表态效忠,“倒薄”还是遇到了“红二代”的强大阻力与民间的公开反对。其间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中央是将不相容的“毛思想”与“邓理论”放进一锅煮,构成了一个中央并未认识其危险的“意识形态陷阱”。

    到重庆之前,薄熙来对毛思想及红色文化并未表现出特殊的兴趣。2007年11月薄任职重庆市委书记之后,开始问鼎政治局常委之路,才考虑为自己披上毛思想这件政治保护衣。薄的问鼎确实让胡锦涛非常不满,但“唱红打黑”这一招确实让胡锦涛难以应对,因为他自己就曾冠冕堂皇地以朝拜西柏坡、回延安扭秧歌尊奉毛泽东;直到王立军事发,才算是找到了除薄的途径。中央决定在意识形态中“去毛”,只是为了从意识形态陷阱中爬出来,不让党内其他势力今后借用它来敲打当权者。

    “毛思想”与“邓理论”并不兼容 “毛思想”与“邓理论”之间的不兼容,源于毛时代与邓时代的政治经济不兼容。只要不是历史盲,就会知道从1949年开始至今,中央执政的60多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1949-1978年,这个阶段充斥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从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城市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消灭私有经济)、反右、大跃进、三年大饥荒、城市数千万青年“上山下乡”,直至文化大革命。这段时期,中央以暴力革命消灭有产阶级开始,继之用政治暴力强制推行各种社会改造,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有数千万人在这30年内失去生命。

    第二个阶段,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直到今天。1976年毛死后,中国不仅“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文化科技领域也是万事俱废,这才有了邓小平推行的经济改革。由于中国政府掌握国家资源的分配,其行使权力的过程又不受任何社会监督,这场改革最后演变成一场以权力市场化为手段,官僚集团大肆掠夺各种公共财(包括民财)的过程。

    10年前,我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中就如此总结了这段历史:中央执政近60年,完成了一个历史轮回:先是以暴力革命的名义消灭有产阶级,化私为公;再以改革的名义将自身变成了暴富阶级,化公为私。没有邓理论对毛思想的否定,就不会有中国的经济改革。 “毛思想”与“邓理论”之间并无继承与发展关系。所谓“毛泽东思想”,在政治上,早年沿袭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晚年创造了一个“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治国治党就是不停地发动各种政治运动;社会思想上,毛极度鄙视知识分子,过分拔高工农的地位及其对社会的贡献;经济上,毛主张一切公有,禁绝私有经济,反对外国资本在中国投资并将此视为让中华民族屈辱的殖民活动。

    邓小平当年改革的破局之举,就是在政治上放弃阶级斗争,提高知识分子的地位与作用,经济上允许个体经济、继而是私有经济的存在,设立特区对外开放,继而欢迎外商在中国全面投资,主张少部分人先富起来。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的实质作用,就是在工农等阶层日渐边缘化的时期,为中央重新构建社会基础,形成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与知识精英三者的联合。邓、江的“理论”正好与毛思想成相反之势。

    中央麾下有不少意识形态专家,当然也知道“毛邓三科”这几味药放在一块,药方“配伍”有问题。为了弥补这个缺陷,有人诌了一个中央意识形态的两段论,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分水岭,此前中央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此后是邓小平理论再加上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并总结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有两次飞跃,第一次飞跃的理论成果是毛泽东思想,第二次飞跃的理论成果是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指导“当代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就是以“邓理论”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但配伍不对的药方。其毒性总会发作。鉴于薄熙来事件的教训,中央高层痛下决心对党章作些有利于党内思想一元化的修改。

    “去毛”是否意味着政治改革修改新党章这条消息一出,有人认为预示着中国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还有人为此加上一味佐料,即以习近平与胡耀邦之子胡德平会面之事,断定习近平将有政改举措,并且对新加坡模式感兴趣。

    新加坡模式比中国模式先进多少本身就值得探讨,这种蜗牛式爬行的“政治改革”也没什么值得中国人高兴的。但现在据此推论习近平未来的政治举措为时过早。我认为,这次在党章中“去毛”,并非中央想认真清理意识形态,而是从实际考虑。鉴于党内与民间都有人借助毛这个钟馗来打击既得利益集团,为了减少麻烦,还是将这尊神从“太庙”里请出去,省得有人总是以哭太庙拜谒太祖的形式数落当朝皇上。新党章中要“去毛”,是为了第五代今后行事方便;毛纪念堂增设韶山、井冈山、遵义和延安四个厅,强化毛的符号化意义是堵毛粉之口。二者看似矛盾,实则相互为用。薄熙来从2009年开始的“唱红打黑”,引发了新左老左大合流,用毛路线来否定邓的改革,不仅让外界猜测多多,也让中央内部人心混乱,最后酿成政治危机。如今中央修改新党章,是为了宣示中央继续坚持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决心。在“毛思想”与“邓理论”之间选择后者,是因为“邓理论”为今天的利益格局提供了合法性解释,纵有很大的贫富差距,也可以解释成是“目前处在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一阶段的问题,余地很大;再随时弄个永不兑现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糊弄一下,远比应付理论上的挑战容易。

    如果继续尊奉“毛思想”,今天中央政治利益集团成员的家族财产及生活方式全都不合法。面对被灌输了满脑子“打土豪、分田地”,时时要“反资本家剥削”的社会底层,权衡利弊,还是“邓理论”比“毛思想”好使——这就是中央对毛思想挥手道“再见”的原因。

    温总理四点回应,温家将发声明来源自:明镜 发表于2012-10-28 北京消息灵通人士告知明镜网,温总理总理的家人将在近期发表声明,回应25日《纽约时报》对其家族拥有170亿财富的长篇报导。 

    北京消息人士对明镜网称,温总理看到《纽约时报》的报导后,对其身边亲近人士做出四点回应,其要点是: ——他的家人没有从事任何不合法的商业行为; ——《纽约时报》披露他们家族拥有170亿人民币根本不存在; ——凡有关的家人都应该就此公开澄清,并接受工商、财务和司法的调查和审计,并承担责任; ——其他亲属、「朋友」、「同事」应该对他们自己的商业服务,承担责任。 据悉,温总理的家人将会对《纽约时报》的长篇报导,做出公开说明。但是为了不影响将于下星期将举行的中央十七届七中全会和随后举行的十八大,温的家人将在十八大之后,针对《纽约时报》长篇报导逐条做出更详细的回应。

    温的家人对其财富的合法性,具有充分的信心 知情人士指出,明镜网较早前说温总理的儿子温云松收取交易总金额的20%佣金,并不完全精确。他和团队收取的是管理基金利润的20%,而这是该行业的正常行为。

   《纽约时报》10月25日发表长篇报导,披露温总理的家族拥有170亿人民币的财富,在全球媒体引起反响,也迅速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流传,尽管网管采取多种措施严密屏蔽、封锁。 明镜新闻网此前独家披露,温总理和家人将会针对《纽约时报》的报导做出公开澄清。中国政治观察者何频说,「如果温和家人真能如此,那将是中央十年来最有意义的事情,将会把中国政治提升到完全不同的新的境界。」

    何频指出,过去十年来, 由于中央中央宣传部完全扼杀中国正常的新闻报导、舆论监督,同时,中央的贪污腐败达到人类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范围、规模和深度,致使民众对任何中央官员都没有任何信心,他们相信所有关于官员腐败的传闻,甚至认为真实情况只会更要严重,使得中央政权毫无信誉可言。鉴于此,何频认为,中央任何在体制内提出的所谓“改革”举措、下达的“改革”指令,都变得毫无意义。但是,如果温总理真的敢于面对媒体、敢于接受审计、敢于公布家产,他将是中央历史上启动政治改革的第一人,他个人的努力、牺牲,比多少次空喊“普世价值观” 、比拿出任何纸上谈兵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都更有力。

    《纽约时报》关于温总理家族拥有170亿财富的报导,无情地摧毁温总理长期以来注意树立和维护的形象,然而也同时给了温总理一个最好的澄清机会。过去数年来,来自党内外、海内外指责批评温总理的声浪一直不断,甚至传言他的家族是中国最富家族,家产远远超过《纽约时报》披露的数字,高达300亿、500亿,甚至更多。 北京政治观察家对明镜网说,温总理这次必须回应、澄清,以回复清白,否则他就会以中央历史上最大贪官的形象在青史留名,而这对中央的形象也是一个毁灭性冲击。

    何频说,中央政改,要改的其实就是中央自己、是中央利益集团。政改最关键的,不是任何体制设计,而是中央领导人自己做出努力、做出牺牲。这件事对中央的考验,超过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如果这一次温总理总理能够面对《纽约时报》、面对明镜网或国内外任何媒体做出澄清,公开其家产,即使遭到质疑,这种行为本身,就比他过往所作的一切、所说的一切,更值得赞扬,就将证明他确实是一个改革家。明镜网将密切关注此事进展,及时做出翔实的报导。明镜也愿为各方面人士,包括支持温总理和质疑温总理的人士,提供辩论的平台。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对本网站文字及图片进行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备案号:粤ICP备1009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