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vrux
风险代理
债权债务
人身损害
刑事辩护
经济仲裁
建筑工程
常年顾问
 
深圳邓屹律师
湖南刘海平律师
深圳杨程律师
地区首席律师
贵州曹庆勇律师
 
 
重庆劳教纠错第一案胜诉引发被劳教人员申诉潮
2012-11-6  
 ■ 都市时报记者 谢寅宗 发自重庆

  4个月前,在被称为“重庆纠错第一案”的“一坨屎”案中,法院当庭宣判重庆市劳教委在此案中的劳教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依法确认该劳动教养决定违法。

  “一坨屎”案当事人方洪的胜诉,让许多和方洪有同样遭遇的劳教人员看到希望,他们纷纷要求重庆市劳教委纠正当初作出的错误劳教决定,还人生一个清白。

  一波接一波的申诉浪潮,将重庆市劳教委置于纠错漩涡之中。

  劳教委败诉“纠错第一案”

  在法院当庭宣判方洪胜诉后,方洪的代理律师斯伟江发微博说:“这是法律的胜利。”

  如果要追溯重庆劳教纠错,“方竹笋”是一个必须提的人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坨屎”案,是重庆劳教委在众目睽睽下败诉的第一起案子。

  方竹笋,本名方洪,重庆市涪陵区人。去年4月22日,以为“微博内容只有好友才能浏览”的方洪,在得知李庄“漏罪”案撤回起诉的消息后,他在腾讯微博发表了一则内容为“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的言论。

  帖子发出两天后,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经询问方洪后,决定对其行政拘留10天。

  同日,重庆市劳教委向方洪送达“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聆讯告知书”。告知书中称,因方洪虚构事实,“散布谣言,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 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拟决定对他劳动教养一年,并撤销其拘留决定。

  2011年4月28日,重庆市劳教委作出劳教审(2011)字第16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认为方洪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照劳教相关规定,决定对方洪劳动教养一年,并送往重庆市涪陵劳动教养戒毒所执行。

  今年4月24日,遭劳教一年零一天的方洪被解除劳动教养。

  5月8日,方洪向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起诉重庆市劳教委的劳教决定违法。

  6月29日,案件在重庆市三中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被称为“重庆纠错第一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方洪用网名“方竹笋”在腾讯微博上发表的评论,虽然言辞不雅,但不属于散布谣言,也未造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严重后果,更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重庆市劳教委以方洪虚构事实,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作出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审理过程中,法院认为,被诉劳动教养决定违法,本应撤销。但由于该行政强制措施已经执行完毕,不具有可撤销内容,故依法确认该劳动教养决定违法。

  在法院当庭宣判胜诉后,方洪的代理律师斯伟江发微博说:“这是法律的胜利。”

  劳教申诉中转站

  方洪说,如今他俨然成了“申诉中转站”,成为律师和劳教人员之间联系的桥梁。对于这个角色,方洪表示很喜欢,他希望通过他们这些典型的劳教案例促成劳教制度的改变。

  方洪在与重庆市劳教委的直接对话中胜诉后,他没有忘记同在涪陵劳教所内被冤枉判处劳教的兄弟们。方洪说,在解除劳教、离开劳教所时,他曾承诺一定帮忙解救他们。

  大学生村官任建宇便是其中之一。

  今年25岁的任建宇是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关溪村人,2009年大学毕业后,他考进公务员队伍,调配到重庆市彭水县郁山镇计生办工作。

  去年8月17日,重庆警方找到任建宇并对其QQ空间记录进行调查,后发现大量“反动”言论,并找到一件“不自由、毋宁死”的“铁证”T恤衫。

  诸多的“反动”证据,让任建宇背上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并因此被刑事拘留。

  2011年9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向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任建宇。9月23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该案犯罪情节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不批准逮捕。

  但任建宇仍旧失去了自由。检察院拒绝批捕的当天,任建宇收到劳教两年的决定书。在涪陵劳教戒毒所,任建宇认识了同样“因言获罪”的方洪。

  重获自由后,方洪便积极为任建宇的事情奔走。今年8月21日,任建宇诉重庆市劳教委在重庆市三中院正式立案,并于本月10日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法院以“案情重大”为由并未当庭宣判。

  由于是第一个取得胜诉的“劳教人员”,不少同为被冤枉的劳教人员开始找到方洪,希望能够从他这里为自己的申诉取经。

  方洪说,如今他俨然成了“申诉中转站”,成为律师和劳教人员之间联系的桥梁。对于这个角色,方洪表示很喜欢,他希望通过他们这些典型的劳教案例促成劳教制度的改变。

  坚持洗脱强加的人生污点

  杨操说,如果申诉一次不行,他就申诉第二次,一定要用余生的时间赢回自己的清白。

  能够通过自身的不幸遭遇去推动劳教制度改变,也是被劳教人员杨操(化名)的心愿。同时,他也迫切希望被冤枉的自己能够早日推翻劳教决定,洗去他人生档案中唯一一个污点。

  2009年,杨操被重庆市劳教委认定为“诈骗”,处以劳动教养一年。这主要是因为诈骗集团长期在他妻子所经营的快餐店吃喝,并付了账。对此毫不知情的杨操被认定加入“诈骗集团”。同时,他偶尔为妻子店里送油、米,也被认定为“为诈骗集团提供驾驶、后勤服务”。

  由于本身是生意人,杨操在被解除劳教决定后,一直低调继续做生意。但是,曾是“劳教人员”的信息已烙刻在他的户籍信息之中。

  一个细节让他至今耿耿于怀,他今年驾车遭警方拦下例行检查时,警方通过警务通一刷他的身份证,就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问:“你现在在做什么?”

  “老本行,做生意。”

  在得到杨操的回答后,警察会提醒他说:“那你做事要注意点……”

  还未等警察说完,杨操就急忙说:“同志,我是被冤枉的。”

  即便如此,那种异样的眼光依然扫射在杨操身上。杨操说,当时他非常窝火,气得心理直骂娘,但在警察面前又不好发作。因为这样,杨操已经委托律师和在警界工作的朋友进行申诉,希望早点洗脱这原本就不该有的罪名。

  杨操说,如果申诉一次不行,他就申诉第二次,一定要用余生的时间赢回自己的清白。

  观望者们出击

  重庆市渝北区人彭洪,是第一个找到方洪希冀得到帮助的劳教观望者。因为“一坨屎”案的胜诉让他看到了回归清白之身的希望。

  重庆市渝北区人彭洪,是第一个找到方洪希冀得到帮助的劳教观望者,因为“一坨屎”案的胜诉让他看到了回归清白之身的希望。

  今年37岁的彭洪,在2009年9月重庆“打黑除恶”行动打掉重庆前司法局局长文强时,在天涯论坛看到一张当时各大媒体都采用的一幅名为“保护伞”图片。图片就是一把伞,伞的边缘挂着黎强等黑恶分子,在黎强等人的上面是文强的图片。

  彭洪所看到的这幅图片与其他“保护伞”惟一不同的是,文强头上还有一幅图片,没有五官,但明眼人通过那个头型一看就知道那是重庆前市长王××。

  觉得这个有意思的彭洪就把这张图片复制粘贴过来,又以“这把伞好怪哟”为主题转发到天涯社区重庆版块。

  帖子发出去没多久,彭洪电脑右下角就弹出一个小框,内容大意是让他到重庆市公安局网监总队说清楚。

  突然弹出的小框吓到了彭洪,但他没有去网监总队,并渐渐淡忘了此事。

  到了2009年10月中旬,重庆市网监总队和辖区派出所的民警登门要求彭洪去派出所,并做了笔录。

  10月14日,彭洪被刑事拘留。5天后,他被送往西山坪劳教所开始两年的劳教生活。涉嫌罪名是“诽谤”。

  由于在劳教所表现优秀得以减刑33天,去年9月10日,彭洪解除劳动教养。出来后,他一直观望,直到方洪“一坨屎”案的胜诉才让他找到方向。

  今年8月26日,彭洪从重庆主城赶到涪陵,希望得到方洪的帮助。在听完彭洪的情况介绍后,方洪替彭洪联系了媒体记者,并将此事公之于众。

  由于舆论的大量关注,彭洪在今年9月10日拿到了重庆市劳教委下发的撤销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书认为,劳教委对彭洪的原劳动教养决定不当,撤销对彭洪的原劳动教养决定。

  类似的观望者还有因为一句跟帖就触犯“寻衅滋事罪”遭劳教的重庆酉阳人谢苏明。今年41岁的他,因为厌恶家乡的环境,远赴广州整整观望一年。他说,方洪案的胜诉和任建宇案的开庭,给了他找回清白的信心。

  方洪说,目前,还有一些希望能够走出“被劳教”阴影的观望者与他或直接与浦志强律师联系。

  纠错立案难

  能够得到立案或警方内部纠错,在目前看来已属幸运。更多的被冤枉劳教者想通过诉讼渠道解决问题,但横亘在他们面前的立案难让这种冤屈继续。

  能够得到立案或警方内部纠错,在目前看来已属幸运。更多的被冤枉劳教者想通过诉讼渠道解决问题,但横亘在他们面前的立案难让这种冤屈继续。黄成城是这个群体中比较典型的一个。

  今年29岁的黄成城是重庆市璧山县人。去年2月20日至3月17日期间,他在腾讯微博上发布“这个星期天下午两点半,我在重庆市解放碑麦当劳拿朵什么花(有钱花、随便花、磨砺花)等你……”等言论。

  他没有想到,这些言论被重庆市劳教委受理后认为,言论内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重庆市劳教委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第三条、《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有关规定,处以黄成城两年劳动教养。

  黄成城的姐姐黄海燕事后查询上述规定发现,《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二)项规定的内容是“结伙杀人、抢劫、强奸、放火等犯罪团伙中,不够刑事处分的”。黄海燕说,即便黄成城有罪,劳教委引用的罪名依据也是不对的,何况黄成城没有罪。

  为此,黄海燕申请行政复议。在行政复议过程中,重庆市劳教委对于这样明显的错误,依然坚持认为“使用法律恰当”。

  但在行政复议决定出结果的当天,重庆市劳教委作出更正通知,认为劳教决定书将第十条第(一)项误写成第(二)项。这更激起黄海燕坚持通过法律手段为弟弟洗清错误劳教决定的决心。

  去年5月14日,黄海燕第一次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不服劳教决定的行政起诉状,但遭拒绝受理。法院未对此给予任何书面裁定或答复。

  此后,黄海燕又先后8次递交行政起诉状,但结果依然是法院不予受理此案。

  最后的面子

  在法庭上和重庆市劳教委有过直接交锋的律师斯伟江说,虽然目前重庆市劳教委处于纠错漩涡之中,但他们对明显的违法劳教决定即便理屈词穷,依然拒绝承认错误。

  对明显适用法律错误的拒不认错态度,被重庆市劳教委延续到了法庭上。

  在法庭上和重庆市劳教委有过直接交锋的律师斯伟江说,虽然目前重庆市劳教委处于纠错漩涡之中,但他们对明显的违法劳教决定即便理屈词穷,依然拒绝承认错误。

  同时,从目前得到纠错的劳教案看,没有一起案子是重庆市劳教委主动纠错的。只有被劳教人员敢于跳出来喊冤,引起舆论关注或闹到了法庭上,重庆市劳教委才进行纠错。斯伟江认为,“这特别可恶”。

  他认为,劳教委不愿公开承认错误,除了和重庆高层领导的执政理念有关外,也与劳教委的面子有关系。

  劳教委对最后的面子之争,在重庆市三中院法官与任建宇的一次谈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任建宇的代理律师在对其进行笔录时,听任建宇讲述,10月18日下午,重庆市三中院行政庭法官找他谈话。法官告诉任建宇,“这个案子算你赢了,重庆市劳教委也愿意撤销劳教决定。但是,直接判劳教委输,劳教委面子过不去”。对此,法官建议任建宇与劳教委谈条件。

  在与法官交谈后的次日,重庆市劳教委工作人员找到任建宇商谈撤销劳教决定的问题。任建宇提出撤销劳教决定、恢复身份和工作、要求国家赔偿三个条件。

  但商谈中,重庆市劳教委工作人员认为任建宇还是应该劳教。这一点让任建宇无法接受。

  斯伟江认为,通过目前的情况来看,重庆对错误劳教决定全面平反的可能性远远小于微调的可能性,因为这需要考验一个地方政府勇于自我纠错的魄力。

  但是对谢苏明、黄成城等明显劳教决定错误的被冤枉者,他们不会因为重庆市劳教委的拒不认错和最后颜面停下洗清人生污点的脚步。重庆市劳教委还将继续陷在纠错漩涡之中,为过去埋单。

(原标题:“重庆纠错第一案”胜诉 引发被劳教人员申诉浪潮 身陷纠错漩涡的重庆市劳教委)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对本网站文字及图片进行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备案号:粤ICP备10090011号